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ufusheng0406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想起北大荒;畜牧排那点事。。。。  

2013-04-08 22:21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前几天,我和8团连队的北京战友欢聚一堂。。。想当初,畜牧排一起放羊、放猪、放马的战友也来了不少,当放马的战友于二海提到他去年去8团,找到了畜牧排的地方,并说;当年我们住的那两排土房子现在依然在那里,没拆。。。放羊的大草甸子已是一望无际的稻田了。。。北大荒两年的放羊生活,在我这60年的生涯当中,简直是太短暂和微不足道了,但它确清晰的印在我的脑子里,正如一首歌中唱道的;悠悠岁月,欲说当年好困惑。。。。。。

1969年下半年,小69的到来给畜牧排增添了人气,宿舍扩大了。条件可比连队差远了,没有电灯。放牧人员每人一盏马灯,我觉得有点像红灯记里边的号志灯。。。挺好玩儿的。另我奇怪的是,不论走到哪儿,到处都是画的大白圈儿,老知青【68年来的】告诉我那是吓唬狼的。。。。‘有狼吗’我试探着轻声问。‘有狼吗,到了晚上你们就知道了’他们是这样回答我的。。。夜里,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了狼叫,跟小孩儿哭声一样很近、很近,我趴在小窗户上使劲儿往外看。。。。不远处有星星点点的亮光,那是狼的眼睛,我吓坏了,突然想起儿时听的广播剧。。。。狼是会敲门的。。。。我们几个新来的更害怕了,把门插好后,拿一大桶水顶在门上。原来宿舍后面是一片麻地,最招狼了,转过年来,那块地就不种麻改种大白菜了。。。。。。

在畜牧排包群的人分工很明确,自己羊群的事自己完成,要过冬了,得把我这群羊过冬的活草拉回来。。。。第一年是班长施思源【上海66届的】帮我拉回来的,北大荒的深秋已是很冷、很冷了。我们两个人赶着辆牛车,慢悠悠的向大草甸子的深处出发了。活草还是夏天草青的时候打好的,仍原封不动的跺在那儿,我往上一捆、一捆的扔,班长码垛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装上车,回来的路上,我坐在高高的草垛上正美呢,只听前面班长‘吁’的一声。。。车翻了,我连人带草打了一个滚儿坐在地上了,和班长的眼光碰在了一起,我们俩都笑了,待重新装车、回到畜牧排的时候,天已大黑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。。。。。。

冬天放牧时间短,没有青草,羊吃的‘硬货’【指粮食】多,需要大量喝水,给羊挑水是我最发怵的事了,那高高的井台,很深、很甜的一口井,冬天结着厚厚的冰,晶莹透明犹如一座小冰滑梯,看着我就害怕。。。。班长总是先来,拿镐头刨出一层层台阶,踩着冰台阶我们几个再上去打水我先是挑半桶水,比别人多跑好几趟,这清澈的水一倒进水槽子里小羊一窝疯似的就围了过来,争先恐后的抢着、喝着。。。。刚去的那年冬天,把我摔惨了经常滑跟头,连人带水趴在地上,我用最快的速度立刻爬起来都不行,浑身上下还是结了一层冰,冰和衣服粘在一起我成了大冰棍儿,像机器人走路一样,只能挪动着脚步慢慢的走回宿舍。。。。因为穿的衣服多厚厚的,也伤不到筋骨,这北大荒的冬天零下30多度,干完活儿我和姐妹回到宿舍,做的最多的事情,那就是每天都要烤棉鞋和手套了。。。。

一年当中,羊配种和羊分娩的那几天,是羊班人员最集中、也是最累的时候,一年两次,关键时刻要保证羊的质量。。。配种期间最累的是放公羊的张志勇了,【66届上海知青】他每天要赶着那24只配种的大公羊,围着大草甸子跑上20多圈儿,加大公羊的运动量,可眼瞧着他人渐瘦。。。。那天下午,我和冯明新【上海68届知青】收牧回来,刚栓好圈门。。。见不远处,张志勇和那群公羊呼啦啦的正往这边跑呢,突然有两只羊冲出羊群,奔着我和明新就来了,张志勇喊道;快跑呀。。是呀,顾不了那么多了,我们俩拼了命的在羊圈周围跑着,你越跑羊越追,我两条腿都要打软了,怎么办呀,以前就听说过公羊顶人的事,难道真要发生吗。。。千钧一发之际,配种室的门开了,班长一把把我和明新拽了进去,我们三人用身体死死的顶住门,那发了情的两只大公羊不甘心的用犄角使劲撞门,我和明新上气不接下气的喊着‘张志勇,快来救我们呀,管管你的羊吧。。。。’过了片刻,外边好像没什么动静了,顺着门缝往外一看,大概是累了,那两只公羊正往回溜达呢,我这才松了一口气,走出配种室,又气、又好笑的对张志勇说‘你的羊今天是怎么了,跟人干上了。。。。’张志勇平时话就不多,小声嘟囔着‘谁知道呀。大概它们今天要疯吧。。。。’母羊每年要分娩两次,刚生下来的小羊羔就能站起来,可好玩儿了,我还要给它们打耳号呢。。。

第一年冬天,一天夜里猪班的饲料室着火了,随着铛铛的敲钟声和大喊大叫声;快救火呀,饲料室着火啦。。。。全排所有的人都奔向饲料室,火势真不小火苗老高老高的。。。当时我也在乱哄哄的人群当中,即害怕、又有点懵、不知干什么好了,看见有人在井台打水,赶忙跑过去一桶一桶传递着水。。。。饲料室不大,燃烧物烧尽了火自然也就灭了,损失了些粮食。。。尽管是这样,还是有些奋不顾身、扑向火海的人受伤了。。。而回到宿舍的那一幕却让我呆住了,同屋小江【66届上海知青】的右手血淋淋的翻着白肉皮。。。。‘你、你手怎么了’我哆嗦着问。小江边甩着手,边喊着‘疼死我了、疼死我了。。。’原来是小江晚上给猪排便的时候,第一个发现着火的,就赶快跑去敲钟,没有戴手套的手粘在了铁棒上。。。。受伤的战友受到领导的表扬、住进了团部医院养伤。我们这些没受伤的、在家的确要担负起一人干两人活的重任,更是加倍的付出,那段日子我都累瘦了,嘴上不敢说什么,心里可不愿意了。。。。现在想起来,哎,真是何苦呢。。。
 

畜牧排唯一的运输工具就是牛车,干活最多的要数那两头拉车的老牛了。包群的人都会套车,赶牛车。我也不例外。。。两头老实的老牛【老黄、老黑】你什么时候用牛车,上牛棚套上车,老牛没有任何条件就乖乖的跟你走,帮你去干活,几条通往羊、猪、马圈的小道,老牛早就熟悉了。。。。但牛的待遇要比猪、马、羊低多了,牛棚很简陋,我每天上下班经过那里都要看看它们,冬天,在凛冽的寒风中,老牛一动不动的呆呆的站在那里,夏天,老牛的全身被蚊子、小咬、苍蝇、大牛虻包围着,我心疼了,拿着树枝使劲儿给它轰赶着。。。有时候顺便会拿些羊的饲料、青草喂它们。。。就是我离开畜牧排的那天,也是老牛拉车驮着行李送我到连里的,行李刚一卸下来,这老牛一转身,就朝着畜牧排的那条小道自己往回走了。。。我想;大概它知道畜牧排有好多活等着它干吧。。。。牛车慢悠悠的轧在我熟悉的那条通往畜牧排的小道上,越来越远了,我不禁感慨的自言自语念叨着‘牛啊、牛你脾气可真好,也太老实了吧。。。怪不的大文学家鲁迅先生都夸你呢。。。。。 

想起北大荒;畜牧排那点事。。。。 - 老于和小施 - yufusheng0406的博客

 这是1970年夏天羊班战友宿舍前合影。前左一是我、后中间是李际平、后右一是上海知青冯明新。其它两人是北京61中学的小69.。

 

想起北大荒;畜牧排那点事。。。。 - 老于和小施 - yufusheng0406的博客

 40多年后。。2012年战友合影。左一猪班李平、退休教师。左二潘加宁、猪班班长退休前人事部局级干部。左三李际平、退休前文化部曾驻美国、伊朗等国的文化参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施写于2013年4月8日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