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ufusheng0406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心情故事;我的邻居;南屋一家人。。。  

2013-03-19 19:30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打我记事起,南屋就住着这样一家人;陈伯伯、陈妈妈【从小我就这样称呼】和三个孩子。三个孩子比我们家三个孩子都大不了多少。。。。老大;陈嘉放、男孩。老二;陈和平也是男孩。老三是女孩叫陈美幸,我们叫她小咪咪。那是一家上海人,北京好像也没什么亲戚,屋里的摆设似乎比一般人家稍阔些,我们家住里院,和外院相隔一道屏门,外院是长方型的,人家老把外院打扫的干干净净的。

 

里院东西两边有两棵不太高的榆叶眉树,春天那淡粉的小花开满枝头,可好看了。外院有一棵挺粗的榆钱儿树,净长毛毛虫。那淘气的老二小和平老挑着毛毛虫吓唬我和妹妹,我胆小有时候吓哭了,而妹妹就不怕,也挑着虫子吓唬他们俩。。。很小的时候有两件事,我老忘不掉;困难时期,陈妈妈弄来了几只小油鸡放在一个铁笼里养着,它可成了我们这几个小伙伴的‘宝贝’了,一天到晚要到鸡笼子面前‘报到’好多次,盼着小鸡快快长大、下蛋。一天我不小心踢倒了鸡笼子,笼子上的一根铁丝正好扎在一只小鸡的腿上,那小鸡成了瘸子,小和平真急了,拽起我怒气冲冲就去找奶奶,大声的喊着;奶奶,不行,就得让你们家赔鸡。。。不依不饶的,也太厉害了吧。我吓坏了不敢吱声,毕竟是我的错。没过几天那只鸡死了,我也很难过呀,但心里总想;早晚补给小和平几句话。。里院靠东边的那棵榆叶眉树上,不知什么时候,做了个蜜蜂窝,有碗口那么大。奶奶叮嘱几个孩子;别去招惹,蜜蜂蜇人可疼了。。。每天看着那小蜜蜂飞来进去的挺有意思。可这小和平和妹妹老想去捅,就不知怎么下手。这天中午,奶奶正在睡午觉,这俩人从各屋溜了出来商量捅蜜蜂窝之事。。。。屋檐下炉子上做着一壶水,水开了咕嘟嘟的冒着热气。。。妹妹说;我有办法了,他们俩人找来一个水舀子和一根长竹竿,把水舀子绑在竹竿的一头,舀子里放满开水,从远处伸过去打底下往上一抄能烫死小蜜蜂。。。俩人开始行动了,由于个子矮够不着蜜蜂窝,小和平还拿来板凳,妹妹站在上面出其不意的把装满开水的舀子往上一抄,嘿,这办法真行,蜂窝被捣毁了,但还有几只死里逃生的小蜜蜂在院子里乱哄哄的飞着。。。整个过程,我都是躲在屋里看的,还插上了门。这俩‘闹将’可得意了还互相吹捧呢。。。奶奶说道,这俩老二怎么闹到一块儿去了。。这就是小鸡事件和小蜜蜂事件。。。

 

孩子们上学,大人们上班。上班前,陈妈妈总是上我家来,和气的跟奶奶说;西屋奶奶,我和嘉放他爸上班了,三个孩子放学回来,您帮我照看着点儿。。奶奶也总热情的说;那还用说呀,别客气,我看着他们。。。每天放学回来做完功课,奶奶把门道的大门一插说道;不许上大门外玩儿,院里怎么折腾都行。。。于是,我们这些孩子们就折腾开了,凡是大家小时候玩过的,我们都玩遍了,拽包、跳间、跳皮筋、抽汉奸、墙上打乒乓球。。。玩的一脑门子的汗,脸上也脏兮兮的,奶奶说我们跟‘小鬼儿’似的。还经常打架呢,尤其是妹妹老和小和平干架,平息‘战争’的只能是老大嘉放了。渐渐的我发觉他们特喜欢妹妹。。。妹妹玩儿什么都灵,还特皮实,招猫逗狗的。嘉放、和平叫她小二猴,她也不生气。。。大人们一下班‘吱溜’孩子们立刻各回各家,四合院顿时安静下来,奶奶从不给我们告状。。。当时,上四年级的嘉放看着那淘气的妹妹,诗兴大发,拿出小毛笔,转身在屏门上写了四句诗;我院一个小二猴,生得精巧又滑头。天天爱把架来打,招事院里出了名。下边还落款;陈嘉放作。屏门是木头的无论是日晒雨淋,这小毛笔字依旧清晰的印在屏门上,出来进去的人们总要站住看上两眼。。。。这给四合院也带来无穷的欢乐。

 

我上四年级的时候,一天刚放学嘉放招呼我过去挺神秘的对我说;今天晚上他们全家要去看京剧;秦香莲,还说是张君秋、马连良、裘盛戎三个最棒的名角演的。我听了赶紧问;那得多少钱一张票呀,嘉放得意的用手比划着八字说;八毛钱一张,啊,我眼珠子快瞪出来了,五、八就是四块钱呀太贵了。。。我嘴上说着,但小心眼里多少有点嫉妒,嘉放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,哄着我说;明天就讲给你听。。。第二天,嘉放果真把京剧秦香莲从头至尾、有声有色的给我讲了一遍。。。到现在我对这出戏情有独钟,有的道白、唱词记得清清楚楚,因为那是嘉放给我讲的。。。

 

平静的日子倒也过的挺快的。。。。功课最棒的嘉放考上男四中【67届】小和平考上24中【68届】我【69届】小咪咪【70届】妹妹【71届】就近入学。。。

文革初始,陈伯伯就遭受;重撞。。。过了半年,他们要搬家了,看着外院堆的搬家的行李、家具,我和妹妹哭了,陈伯伯走过来安慰我们说;家宝、小二别哭呀,我们搬的不远,就在十条,你们还可以去找嘉放、和平玩儿呀,我和你陈妈妈也常会回来看望奶奶和你们一家的。。。在我眼里,陈伯伯长的特精神,总爱穿一件合体的灰色中山装。。。从父亲那得知陈伯伯解放前曾在国民党政府部门做过官,解放后和陈妈吗都在文化部工作。。。

 

又过了半年多,陈妈妈来看望奶奶。告诉奶奶由于出身不好,嘉放、和平连去东北兵团的资格都没有,嘉放去了黑龙江嫩江插队,小和平要去吉林插队,她和陈伯伯不久也要去干校劳动改造了。。。那天,陈妈妈和奶奶聊了一下午,走的时候两只眼睛红红的,深情的对奶奶说;西屋奶奶,我这三个孩子从小到大,您没少帮我的忙,我和嘉放他爸会记着的。。如果。。。后来说不下去了,给奶奶鞠了一个躬。。。奶奶一直把陈妈妈送出五条口。回来后心疼的跺着脚说;这是怎话儿说的,多好的一家人呀,如今四分五裂的,嘉放可遭罪了。。。。接着奶奶又小声叨唠着;这天不能总阴着吧。。。

奶奶说对了;天,不能总阴着吧,,,这春风又吹回来了,大地复苏了....改革开放后,陈伯伯担任过北京市政协秘书长【和父亲来往密切都是京剧票友】嘉放80年代初就去了美国,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。小咪咪留在北京上班,后来去了加拿大,只是很晚才结婚。小和平在吉林当地工作。成家。94年办回北京,见到他我们豪无顾忌的、各自聊着家庭、生活情况,当然也提到小时候、小鸡事件。。。后来他也去了加拿大。。。

十年前,退下来的陈伯伯和陈妈妈也要去加拿大找女儿和儿子了,那天,我和妹妹、弟弟三个人送了送他们。。。陈伯伯半开玩笑、亲切的说;这回,我和你陈妈妈真的无牵无挂了,再回来可要找家宝、小二呦。。。听着这番话,不由的让我想起当年五条的那搬家场景。。。。这次我和妹妹不哭了,望着慈祥的陈伯伯。陈妈妈。。会心的笑了。奶奶早就说过;多好的一家人呀。。。

 

前年,小咪咪上北京,见到我和妹妹说;嘉放在美国总是惦记那块屏门,念叨他作的那首诗,老想着我们这几个人小时候的趣事。。。。。如果屏门还在,他想买下来。。。。

屏门早已不知去向。。。而那首诗却深深的留在我们这几个儿时小伙伴儿的心中,它让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、东四五条、四合院。。。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施写于2013年3月19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